呼和浩特新闻网 > 内蒙古呼和浩特新闻网 > 首府资讯 > 呼和浩特要闻 > 正文

上饶做近视眼手术有什么后遗症,上饶做近视眼手术有危险吗,上饶做近视眼手术有什么副作用

上饶做近视眼手术有什么后遗症,

报考志愿在即,大家又纷纷对本专业开启了自黑模式。

这让四处询问专业好坏的孩子如何是好。小编私以为,总原则就一句话,“follow your heart”,不要盲目追随热点。

例如说80、90年代,理想主义盛行,大家对中文系趋之若鹜,不会几句诗歌都不好意思开口。那时,搭讪异性的最好方式不是“同学,一起看个电影吗”,也不是吹着口哨唱“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”,而是“同学,你爱好文学吗?”

当时大学普遍流传着一个段子,说是扔一个馒头都能砸伤好几个诗人。后来我才明白,这个段子的重点不在诗人,在于食堂做的馒头实在太硬了。

时过境迁,房地产、经济、金融、计算机等专业先后独占鳌头,工程管理也火过好一阵,各专业插标卖首、待价而沽,还陆续涌现出了AR,新媒体等专业。只不过当你成为风口上的猪时,风口恐怕已经过了。

关于这方面,秦汉人恰好处于社会剧烈变迁之际,实在是有话可说的。

1.文人话多埋掉吧

秦朝时候什么专业最吃香,按照官方的说法,叫做“能书”、“会计”和“知律令”,一个是能够进行基本的文书,第二个是懂点财务知识,第三个是熟练掌握法律知识。

亦即文秘专业、会计专业和法律专业。像孔子的伦理学、老子的哲学、庄子的文艺美学、公孙龙子的逻辑学,那都是没有市场可言的。

西方学者指责古代中国没有“专家政治”,完全是胡说八道、以偏概全,秦朝的刀笔吏便都是专业人做专业事,他们不去管什么大政方针,只管带着书刀(用以去除错字,相当于今天的橡皮擦)和刻笔天天做功课。

这些从业人员是终身学习的典范,尽管文书知识和数学知识不见得多难,奈何法律条文实在太多!包括任人法、失期法、度量衡法、妄言法、诽谤法、非所宜言法等不下30多种。

从出土的秦简来看,小到偷采别人不值一钱的桑叶,或把人脸咬伤方寸大小,都有相应的惩罚。譬如:

凡征发徭役戍卒,逾期不至者斩

弃灰于道者黥(乱扔垃圾就在脸上刺字)

妄言者无类(胡说八道者灭族)

盗马者死,盗牛者枷(偷马就去死)

如此一来,那些过去学习中文、哲学、逻辑学的诸子百家自然不满,他们一方面没有了社会地位,另一方面又怀着各自的政治理想,整天对着皇帝评头论足。他们的心声是这样的,

一语成谶,秦始皇大为光火,焚书坑儒。毕竟荀子出国考察的时候就指出秦人“甚畏有司而顺”,淳朴彪悍又顺从官府,简直是成就霸业的天赐之资。这就是始皇帝的嫡系百姓,对于他而言,文法吏才是国家骨干,那些士人干脆通通活埋,没用的书一律烧掉。

2.司法考题看不懂

但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怎料到随着王朝变更,法律专业的性价比太低了,汉宣帝时候律令达960卷,字数多达100余万,东汉末期法律文献甚至达到了773万言之多。

偏偏律令典章又相当重要不能不掌握,例如汉顺帝突发奇想要封她的奶妈为山阳君,尚书左雄就说“nonono”,你是皇帝也没用,这事从前没有,现在也不行。“故事”中没有,就是反对的理由!只能“如律令”,不能“想当然”。

但是这事其实也不那么绝对。我们来看董仲舒根据“春秋决狱法”给的两个案例,

一、乙和丙打架斗殴,丙捅了乙一刀,乙的儿子随即赶来相助,不料误伤父亲,问该当何罪?

按律,殴打父母者枭首。但是董仲舒原心而论,赦而不诛。

二、甲因经济困难把孩子乙从小交给丙抚养,某天甲喝高了对乙说,“你把耳朵伸过来,告诉你个小秘密……我是你爹”。乙不堪其辱,“我是你大爷”,并怒杖甲二十……甲不胜其忿,自告县官。请问该如何判刑。

正确答案是,父亲既然没有养育之恩,“于义已绝”,又酒后失言,活该被打。不仅刀笔吏不理解,恐怕后儒也要瞠目结舌。

事实上,有汉一朝,古代文化相关专业人士起家甚早,远在董仲舒之前。例如对于刘邦这个草莽皇帝,儒生叔孙通深谙暴发户的心态,为他定制朝廷礼仪,以致于刘邦面对毕恭毕敬的百官,喜不自胜道,“吾乃今日知为皇帝之贵也!”这不得不说是很有政治眼光的。

由此观之,选专业兴趣和前途固然都重要,更关键的是要有长远目光,“经济法律信科”未必就能包治百病,“数理化文史哲”这种基础学科也未必就是屠龙之技,关键是自身介入社会的方式以及综合能力的训练,本科四年、硕士三年,谁又能料定彼时的风口在哪呢?

好 书 推 荐

《波峰与波谷》

阎步克 著

- 版权信息 -

编写:何以车为

本文观点资料部分来自

《波峰与波谷》